杀死辱母者反思:千万别碰高利贷!

“北风那个吹,雪花那个飘。”60年前,《白毛女》中喜儿因为父亲欠下高利贷被地主黄世仁万般折磨,被迫逃进深山老林。

那时还是一个万恶的旧社会。但如今,在南方周末的一篇报道中,高利贷的催债现场令人不寒而栗,我们发现,高利贷再次悄然肆虐。

梳理发现,仅珠三角地区,近年来卷入高利贷的企业不在少数。佛山的塑料龙头企业东方塑料、东莞有数千名员工的定佳服装、深圳年产值数亿的LED龙头企业……正是高利贷,拖垮这些耕耘数十年也颇具资产规模与实力的企业,制造了一出出惨剧。

千万别碰高利贷!”

2012年12月,一位叫叶炳华的浙江企业家在微博上发文,讲述了自己被高利贷毁掉了一切的经历。

他是杭州环宇工具有限公司董事长,在浙江建德乾潭镇做了25年工具生产,在当地无人不晓,企业好的时候销售能做到一个亿,为人低调,无不良嗜好。“我曾风光一时,做了25年实业,办过的厂做的项目还曾得到过国家的拨款支持,在我们那个小地方,也算受人尊敬。”。

2008年,政府支持企业转型,叶炳华考察投入新的生产线,想上铁粉项目,前后总共投入4500万。分三期,第一期,靠的是工具厂的积蓄及银行贷款。第二期,拿到国家奖励资金190万,就在第三期,也就是2011年上半年,金融危机加深,有几家银行突然收回了给我的贷款,导致其资金链断裂。

当时,几百个工人也闹着要发工资,工厂也几乎停顿,实在没有办法,有人给叶炳华引荐了一个民间放贷的,从此走上了高利贷的不归路。

叶炳华回忆,借的第一笔是500万,5分月息。算下来一年光利息就要还300万。“借的时候想法很好,壮志豪情,觉得有了这500万肯定能让我渡过难关。”但借后发现,一切没想的那么好,高利贷是要求先还息再还本金的,也就是说叶炳华借500万,实际拿到的是已经扣除利息后的475万。

与此同时,叶炳华也在筹划新一轮的融资,但是发起申请后却重重受阻,后来他才知道,是有人给每家银行打了电话,说他有高利贷案底,导致另外几家也把之前的贷款紧急抽回。叶炳华一下子陷入了无底深渊。

接下来的整整一年时间,叶炳华都在拼命的借高利贷还高利贷。这一年里他总共向高利贷借款2000万,到了2012年,一算吓一跳,连本带利,利滚利,欠债雪球居然已经滚到6000万!

为了还债,一位朋友为叶炳华还款400万。他的儿媳妇,家里是杭州拆迁户,拆迁费180万也拿出来还高利贷。叶炳华的妹妹,替他担保了500万,他的弟弟担保了400万……尽管如此,还是无法填满越滚越大的高利贷。

后来,叶炳华的房子被收走了,讨债的人每天都跟着他,几乎24小时监督着他的生活,就怕他跑路。“每天都有七八双眼睛盯着,一到晚上睡觉时间就开始吵闹。打牌、大声嚷嚷、嗑瓜子吃烧烤、喝酒、带女人亲热……”叶炳华和妻子被折磨的痛不欲生。

最终,这原本是当地一家明星企业,被高利贷拖垮了。

山东:济南公安局下属企业曾参与放贷

高利贷有如蔓藤般在黑暗中滋生,而山东邹平则是“重灾区”之一。

开资料显示,邹平目前上市公司数量、融资额均居山东省县级城市第一,曾经创造“一村走出四家上市公司”的神话。2016年,邹平县名列全国县域经济与县域基本竞争力全国排行第31位,这是一个山东著名的经济强县。

然而,背负着耀眼光环的邹平,背后的民间高利贷却上演着疯狂一幕,甚至酿出了一起又一起的血案。

2012年11月22日夜,山东省滨州市邹平县一家宾馆附近,四名江苏徐州警察遭遇袭击,一死一伤。

据南方周末报道,事发之前,邹平县一个叫段刚的建筑公司老板,从徐州某机械公司以分期付款方式购买了一台挖掘机。段刚后因欠下巨债外逃被抓获,债主们将其公司资产哄抢,挖掘机到了段刚的债主之一刘斌手中。据说段刚曾借了刘数百万元的高利贷。

江苏警察在邹平被杀,揭露的只是邹平高利贷“血债”死亡链条上的其中一环。南方周末调查发现,邹平民间高利贷运动:继2011年10月份崩盘后的一年时间里,该县至少已经发生6起由债务纠纷引发的命案(详见附录表格)。此外,还有更多自杀或失踪的高利贷玩家,由于未被警方立案,具体人数已经无从统计……

惊人的发现不止于此。三年后也就是2015年,《中国经营报》调查发现,济南公安局下属企业参与放贷。

资料显示,济南市公安局历下分局,被指以其下属企业与社会企业合作,对外放贷,月息6%。而嫌疑人家属公开实名举报称,正是这种“官方高利贷”特殊的追讨方式,导致一家地产企业陷入停顿,企业负责人身陷囹圄。

除了高利贷,还能去哪里找钱

“为什么不去银行贷款?”高利贷肆虐,背后反映的是中小企业老板们窘迫的生存境况。

在南方周末的报道中,有这样一段:

在山东冠县,不少企业热衷于向吴学占借款。一位企业负责人告诉南方周末记者,现在经济下行压力较大,企业很难从银行获得贷款,为了资金周转,部分企业宁愿铤而走险,互相担保向吴学占借高利贷。

一旦企业无法还清高额本息,将面临暴力催债。“工业园有几家企业还不上钱,被卡车堵门,我也被恐吓过。” 园区内一位企业负责人告诉南方周末记者。

不难看出,山东这位母亲借高利贷,是走投无路之举,其他途径都没法借到钱,包括银行。这或许也是中国千千万万中小企业的写照,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就曾说过,银行几乎会残忍地拒绝中小企业的贷款申请。

不过,3月10日,周小川在出席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记者会时表示, “融资难、融资贵”的问题,这种现象近年来依然始终存在,但是中小企业、小微企业的融资比例实际上每年在上升。

周小川说,在人民币企业贷款60多万亿这么一个盘子下,已经实现了贷款余额大型企业、中型企业和小微企业三分天下,基本上都是三分之一。以前不是这样的,大概从2010年左右开始,贷款新增量中大型企业、中型企业、小型企业基本是三分之一了,但是余额还有很大的差距。直到去年,大、中、小三个组成部分都是三分之一。

既然小微融资比例都在升,但愿以后高利贷的悲剧能少一些。

部分自  南方周末、投资界